一周打妻子两次,怀孕三个月都没放过!一个“家暴男”的忏悔:妻

  如果女性遭遇家庭暴力,你有什么建议?

  “打110报警。”顾伟脱口而出,沉默两秒后,低下头,用手摆弄着手里的剧本,“像我们这种人,你让写保证书啊、把女方的男性家属叫来啊,这些都没用。”

  顾伟是一个施暴者。据全国妇联的统计,30%已婚女性遭遇过家暴。顾伟的妻子就是其中之一。

一周打妻子两次,怀孕三个月都没放过!一个“家暴男”的忏悔:妻

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  5月份,顾伟将到杭州参演一部叫《男人独白》的话剧。它由北京林业大学性与性别研究所的所长、中国白丝带志愿者网络发起人方刚自编自导。

  白丝带的宗旨是“推动男性参与终止性别暴力”。顾伟演出的是话剧中“家暴”一幕,他以一个施暴者的身份,将自己的故事搬上舞台。

一周打妻子两次,怀孕三个月都没放过!一个“家暴男”的忏悔:妻

顾伟参演的话剧《男人独白》将于五月在杭州公益演出

  一脚踢向怀孕的妻子

  35岁的顾伟中等身材,敦实。虽然他已多次面对媒体,但性格依旧略显沉闷,说话声音低沉,习惯低着头,或者看向别处。他手上拿着厚厚一沓纸,那是《男人独白》的剧本,正翻开在第十幕《家暴施暴者》。

一周打妻子两次,怀孕三个月都没放过!一个“家暴男”的忏悔:妻

  今年过年前,离婚4年的前妻对顾伟说,身边有人劝她复婚。这是前妻第一次在他面前提及“复婚”,虽然只是含糊的一句。

  但顾伟还不敢想这件事,“因为觉得自己改正得不够好。”

  顾伟是江苏人,高中毕业后自考大专,从事环保工程。他和前妻是高中同学,两人2011年结婚,2015年办理离婚。

  妻子是被顾伟一拳头一拳头打走的。

  他第一次动手是2011年9月。当时前妻提出让顾伟把工资卡交给她保管,他不愿意,妻子继续说个不停。

  那段时间,顾伟工作压力特别大,心里极度烦躁。

  “我就想让她闭嘴。”他抬腿一脚踹在妻子的腿上。前妻的小腿变得淤青,人也愣住了。那一刻,顾伟很满意,因为对方立刻闭嘴了。他觉得这个方法简单有效。

  当时,顾伟的妻子已经怀孕3个月。

  对顾伟来说,这次动手并没有带来什么后果:妻子默默忍受了,甚至她的家人都没有来找过他。

  “这像是一种信号,让我觉得暴力手段可以用,反正没啥大不了。”再回忆当年那件事,顾伟会快速带过,他更愿深谈自己当时的心理,像是要弄明白当时的自己怎么了。

  谈及过往,顾伟感觉后怕

  强烈的控制欲

  有了第一次,动手变得容易很多。 儿子出生后,摩擦增多,频繁的时候,顾伟一周内会打妻子两次。 起因都是生活琐事:妻子要回娘家他不同意;半夜儿子哭了,妻子让他起来哄……

一周打妻子两次,怀孕三个月都没放过!一个“家暴男”的忏悔:妻

  “我就是想让她服从。我们这种人共同的心理就是控制欲很强。”顾伟用“我们这种人”来称呼施暴者,“比如我让她戴那个粉色围巾,她不戴,我就很不爽;打她电话,一直没人接,就恼火。其实就是想掌握她的行踪,想知道她的事情,但不会告诉她我的事。”

  顾伟这样描述家暴: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。争吵时,先是大声量,这是想从声音上压制恐吓对方,达到控制的目的;然后是摔东西,杯子、碗碟、手机都摔过;还有伤害自己,比如打自己耳光、用拳头狠狠捶墙,其实也是在恐吓对方。但这种自我伤害也有限度的,会掌握好力度。

  顾伟抬手在墙上示范了一下:拳头快速挥出,轻轻落下,发出咚的一声响。

  “最后才是动手。开始是扭打,但女性力量小,所以都是我打她,主要打身体。”顾伟这么描述他和妻子的冲突。

  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  动手次数多了,丈母娘知道了。

  “她觉得我们太闲了,意思是不缺吃不缺穿,不好好过日子,还瞎胡闹。”这种轻描淡写更加纵容了顾伟,“她应该比较早知道我家暴,但她一直劝女儿,还让孩子妈妈反思自己是不是那些地方做错,惹到我了。她瞒了我老丈人很久。”

  妻子被打成脑震荡

  顾伟曾向丈母娘做过承诺:不再打她女儿。也解释自己情绪失控的原因是工作压力太大。还把责任推在妻子身上,说她找茬。

一周打妻子两次,怀孕三个月都没放过!一个“家暴男”的忏悔:妻

  顾伟当时在单位是一个小领导,事情很多,和领导的关系处得不算融洽。工作中负能量爆棚,他就把这些都带回家发泄。

  在作出承诺一个月后,顾伟又一次打了妻子。

  “我们这种人,承诺啊,写保证书根本没用的。把娘家的男性家属叫来,也没用。因为看到来的人这么强壮,我们就会权衡,低头认错。但内心根本没当回事。”

  在一次动手后,顾伟还向老丈人做出保证,并郑重和老丈人地握了下手,“就像是男人间达成一个共识。”

  但不到半个月,所谓的共识又被打破。

  有两次,他甚至当着儿子的面,打了妻子。还不会说话的儿子被吓得嚎啕大哭。

  最严重的一次是在2014年。

  那天,顾伟和妻子一起参加亲戚的婚礼,两人起了口角,但没有大的争执。晚上,夫妻两住在丈母娘家。

  “睡觉前,我们还好好的,还聊了天,心平气和。”顾伟说。

  半夜,睡觉中的妻子突然用腿蹬了他一脚。

  “我当时一下子就火了,感觉她是故意的,想起白天的争吵,觉得她看不起我。”顾伟如今再说此事,他觉得妻子当时可能只是睡梦中的无意识动作。但当时,他动手了。